文物音序列表

picture

办公楼 Administrative Building

博雅塔 Bo Ya Pogoda

蔡元培铜像 Bronze Statue of Cai Yuanpei

慈济寺庙门 The Gate of Ci Ji Temple

丹墀 Danchi

档案馆 Archive of Peking University

德才均备斋
Dezhai, Caizhai, Junzhai and Beizhai Buildings

第二体育馆 Second Gymnasium

第一体育馆 First Gymnasium

俄文楼 Sage Hall

翻尾石鱼 Roll-Tailed Stone Fish

方池 Square pond

革命烈士纪念碑
Monument of the Martyrs of Peking University

葛利普墓 Tomb of Grabau

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纪念碑
Monument of National Southwestern Associated University

杭爱碑 Hang Ai Momument

花神庙碑 Flower Temple Tablet

华表 Ornamental Columns

化学北楼 North Building of Chemistry

化学南楼 South Building of Chemistry

静园 Jing Yuan Meadow

镜春园 Jingchun Garden

赖朴吾、夏仁德墓 Tome of Lapwood and Sailer

朗润园 Lang-Yun Yuan

李大钊像 Statue of Li Dazhao

临湖轩 Lake House

梅石碑 Tablet Carved with Plums and Stone

米玉墓志铭 Epitaph of Miyu

民主楼 Democracy Buiding

南北阁 Southern & Northern Pavilion

乾隆半月诗碑 Qianlong's Meniscus Poem Tebalet

乾隆御制诗碑 Qianlong's Royal Poem Tablet

日晷 Sundial

塞万提斯像 Statue of Cervantes

三一八遇难烈士纪念碑 Martyrs Monument

生物东馆 East Hall of Biology

石雕五供及石供桌
Five Ariticals of Tributes in Stone Sculpture and the Stone Alter

石舫 Stone Boat

石屏风 Stone Folding Screen

石麒麟 Stone Kylin

石桥 Stone Bridge

石狮 Stone Lions

斯诺墓Tomb of Snow

体斋健斋 Ti zhai,Jian zhai and Quan zhai Buidings

外文楼 Foreign Building

魏士毅墓 Tomb of Wei Shiyi

西校门 West School Gate

校景亭 University Landscape Pavilion

校友桥 Alumni Bridge

燕东园 YanDong Garden

燕南园 YanNan Garden

振兴中华碑 Revitalizing the Chinese Nation Tablet

钟亭 Clock Pavalion

文物地图

北大文物

燕园,从1919年司徒雷登无意间发现这块宝地,并以“保存中国最优秀的文化遗产”为目的规划校园建筑,到1920年墨菲——这位燕大校园的总设计师——为之奠基,再到1952年北大从沙滩红楼迁入,一路走来,古色古香依旧,流风遗韵仍存,成为北京乃至中国大学和高等教育的象征。


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说过:“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如今这句话被反复引用,有时还被用来指责学校建设。可如若没有大楼,大师居何处?当初北大大师最集中的燕南园便非常豪华,既建有自成一体的西式小楼,又有矮墙环绕的中式小院,建材大多直接从国外运来,门窗用的是上好红松,房间里铺设打蜡地板,屋角有典雅的壁炉,地下室还有供暖的锅炉房。因此,我们这次对燕园文物、建筑的研究,一方面是梳理燕园的前尘后世,另一方面也希望能在熟悉燕园文物的过程中重新发掘北大的风骨、大师的风范。所谓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季羡林先生曾说,北京大学的历史应当从西汉太学,或者起码从晋国子学、隋国子监算起。如果这么算,北大应该是全世界最古老的大学了。这样说来,燕园文物作为中国文化史的点缀,在那些看似枯燥的年代、人名的背后,学术与文化的光辉将永远存在。


最后我们想引用中国最负盛名的历史学家陈寅恪先生致另一位国学大师王国维的悼词,作为这篇燕园文物的序言与结语:“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